首页 > 言情 > 夫人带崽偷偷逃了 > 

别让我再听到这句话

第2章 别让我再听到这句话

沈怜匆匆挂断苏城的电话,又给儿子打过去视频通话。

儿子沈小鱼并没有因为她忽然挂断电话就出现害怕不安等情绪,他是个独立性很强的小孩儿。

断联的这段时间,沈小鱼已经洗漱完毕,正坐在餐桌前,吃着李姐给他做的早餐,嘴里填着信物,未退去婴儿肥的脸颊更圆润可爱了。

“刚才那个叔叔是谁,妈妈的男朋友吗?”

在M国长大的孩子,就是早熟的过分。

“不是,就是认识的人。”沈怜赶快打断他的童言童语,差开这个话题,“妈妈现在就回去,一会儿带你去幼儿园报名。”

沈怜再次挂断视频通话,然后赶回家,接上沈小鱼,去幼儿园报名。

忙完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了。

沈怜此时才有空看手机,然后就收到了入职安排通知书。

看清上面的院区和科室的安排,沈怜立刻给人事安排部打过电话去。

“我申请的是一院本部脑外科。”

“不好意思,那边不缺医生,现在只有分院男科缺人手。”

脑外一向人满为患,医护人员不足的重灾区。

不缺人手?

呵呵!

“谁安排的?”沈怜忽然发问。

“权……医院这么安排的,你还是服从吧。”

权司夜。

一院本部距离家里近,方便她通勤照顾小鱼。去分院,就不能送小鱼去幼儿园了。

院方大概不想失去沈怜这个优秀的医院,就安抚道:“你先入职,薪资还按之前谈好的来。这边有岗位,立刻给你调回来。”

只要那位不盯着她了,她随时都可以调回到本院区。

沈怜却是从人事不小心吐露出的那个“权”字之后,剩下的话一个字都没听进去,心乱成一团。

最后对明早9点准时去报道几个字眼有点印象。

“妈妈。”跑了一头汗的小鱼扑过来,仰起小脸望着她。

被那张与他神似的小脸望着,沈怜的心似乎更烫了些。

她抬头,发现公园里刚刚和他玩的那一堆小朋友都和父母回家了。她摸摸小鱼的头,“走,回家吃饭去。”

她不可能离开一院的,就暂时去分院待几天。下个星期老师就回来了,她自然就能调回去。

第二天早上,沈怜去分院报到。

她被带到一间偏僻的办公室里,和其他的诊室有些格格不入,配套的电子导诊设施都没有。

一院的分院相较于本院,更注重服务。这样简陋的诊室,一院本院都没有,何况是分院?

但里面打扫的干净,陈设也都是新的,又不像是故意刁难。

只是周围的人看她的目光,带着好奇。

沈怜也不在意,反正她在这里也待不久。

她在办公室熟悉环境,同时等着病人。

不过奇怪的是,她的诊室很久没有病人过来。直到快中午了,诊室的门才被人打开,权司夜从外面走进来。

沈怜见到他,即觉得意外,又觉得在心理之中。

她穿上这身白大褂,就是医生。权司夜进来,她就戴好手套站起来,依旧是那句——

“脱裤子,到仪器前站好。”

和昨天一模一样的话,权司夜眉心跳了跳,一股无名火气涌上来。

“五年确实改变许多事,从前那个眼比天高的沈大家小姐,如今成了逆来顺受的小媳妇,接受现实还挺快。”

权司夜向来嘴毒,和苏城是完全相反的两种人。

沈怜神态自若,“现在我是医生。”

“好。”权司夜在笑,但笑意不达眼底,“沈医生,如果遇到我这样,拒不配合的,你当如何?”

他语调平静,但沈怜还是注意到,他似乎在生气?

权司夜是权家的继承人,从小到大,被人捧着长大的。因此,极少有让他不快的事情发生,他也极少会有这种情绪。

所以,现下他为何生气?

“如何?”

权司夜明明站在距离沈怜两步外,可从他口中低低的说出这两个字,却撩的沈怜心乱。

只是沈怜早就习惯不喜形于色,神态自若地应答,“先生,你是来看病的,不配合,就让下一位……”

沈怜的手腕蓦地被他拽住,声音戛然而止。

“赶我走?”

刚才隔着两步远,此时她被他拽至身前。这三个字,便重重落在沈怜的心坎上!

沈怜的心被击的咚咚作响。

“是你不配合。”

权司夜不是第一次和她反着来,但这一次,他忽然改了以往的性子。

“好,配合。”

几乎是他话音落下的瞬间,一声金属相撞的脆响,在安静的诊室里响起。

是皮带的金属扣被打开的声音!

沈怜抬手捂住他解腰带的手,权司夜的手还扣在皮带上,两人的手就不自觉地碰到了一起。

她惊得松开,猛地后退。

可这个时候,权司夜却突然勾住沈怜的腰,不让她离开。

“躲什么,又不是没看过。”

沈怜面色陡然涨红,“权司夜,你不要再提那天了,让它过去不好吗?”

她声音随着身体一起颤抖,好像十分痛苦,又不能回忆般。

权司夜的心像是被刺了一下,蓦地松手。

沈怜转身,背对着他。理了理思绪,转过头来。

“要不你换一个医生……”

“呵。”权司夜冷笑声,带着刺骨的寒,这个蠢女人还真以为他有病,还是故意的!

“要我现在让你试试我行不行?”

沈怜听他话中带刺,就有点本能忍不住怼回去。

“有的时候,行不代表没问题,有的就单纯先天小蝌蚪不太行。”

权司夜不笑了,他向前一步,走向沈怜。

沈怜只感觉一股迫人的气势压下来,节节后退,直至被逼到墙角。

“你是在讽刺我。”他语气肯定。

“那一夜没让你怀孕,你是觉得遗憾了?”他语气讽刺。

她不会遗憾,该是庆幸,毕竟苏城宠她,不介意她和谁在一起过,不一定能接受喜当爹。如果她真的有了自己的孩子,她估计就不能和她喜欢的人在一起了!

权司夜觉得胸口闷的厉害,慢慢退开。

“不、不是。”沈怜却因他的话,心虚的厉害,急急的否认,也正因为如此,她没看到权司夜此时的表情。

“沈怜,别再让我从你的嘴里听到我不行这句话!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