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神魂颠倒 > 

草莓杏仁饼月季

第1章 草莓杏仁饼月季

这是姜莳第二次见温炽。

上一次见他还是在半年前,他母亲的葬礼上。

闷雷滚滚的夏日,这个男孩立在墓园当中,一身漆黑,森寒料峭,像尊无情无心的雕像。

只是没想到这一次见他就是在局子里。

姜莳夹着烟,翘着腿坐在局子大厅的椅子上。

指间的香烟就这么燃着,滚烫的烟灰落在手指上的时候,姜莳一愣,这才将注意力放在了温炽的身上。

眼前的男孩十九岁,黑白色的西装制服就跟破布一样挂在身上,袖子卷到了臂弯,露出了两节结实的小臂。

皮开肉绽,伤的不轻。

不过更严重的还是他的脑袋,额头似乎被什么打破了,鲜血早已凝固,可还是沾染了他大半张脸。

依稀间,能瞧见他清隽的长相。

姜莳回神,手指点了点香烟,起身时顺便抬了一下高跟鞋,燃尽的烟蒂碾灭在了高跟鞋鞋跟上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姜莳问,边说话边从包里掏出了湿纸巾来,坐在温炽身边时单单是拿眼剔了他一下。

没什么过重的情绪,瞧不出是心疼,还是生气。

温炽下意识想躲,却被姜莳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,指腹滚烫,灼着他的动脉。

“别动!”姜莳瞪了他一眼,撩开他额前的碎发后,手中的湿纸巾已经帮他擦着头上的血污了。

换了几张湿纸巾后总算是擦干净了。

略带几分少年稚气的脸庞上,挂着一抹成年人都少有的沉郁之气。

不过他那双眼睛倒是漂亮的很,少见的深窝眼,名副其实的多情眼。

姜莳蜷着膝,眼睛往里面旁边的办公桌瞟了一下,语气里有些戏谑,“年纪不大,事儿倒是办的不小啊。”

温炽:“……”

办公桌那头是几个脑袋染得跟火鸡似的小混混,不过伤得都比温炽重。

此刻也跟小学生似的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做着笔录。

其实来之前警-察已经在电话里跟她说的很清楚了,温炽在酒吧打工被几个小混混盯上了,是对方找茬,他是正当防卫。

姜莳没多问什么,原本她对温炽了解的就不多,况且现在她跟温炽之间也没那种关系了,更没必要多管他。

手续办完后,姜莳将人领了出去。

站在局子门口,姜莳掏出了手机来,嘴角衔着冷淡的笑意,“微信加一下。”

“没必要。”温炽舔了下青紫的嘴角,将脸撇到一旁。

“才上大一吧,就在酒吧打架斗殴,不怕捅学校去?”姜莳第一次见他就觉得这小孩死倔死倔的,没想到这么乱来。

“说吧,需要多少钱,我微信转给你。酒吧那种地方是你一个小孩子该去的吗?”姜莳不等他开口,上手就去摸他的员工制服。

姜莳没其他心思,就想找到温炽的手机,把钱转给他。

但是这一摸,温炽眼角突然一紧,一把握住了姜莳的手,手指无意识地蹭着姜莳的手掌心。

“小舅妈,没人告诉你,男人不能乱摸吗?”温炽的声音有些沙沙的,出乎意料的低沉磁性,情绪似乎也压抑着。

姜莳微怔,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举动。

她有些哭笑不得,复又看了一眼温炽这才注意到他的眼睛有些红。

似有克制。

惊得姜莳立刻缩回了手。

重新从包里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,像是要掩饰什么似的,“你不要钱也行,但你不能去酒吧那种地方打工。世道太乱,不是你一个小孩能应付的。”

姜莳好心提醒,低头拿着手机准备去给他叫辆车,奈何现在是深夜三点多钟,局子位置有些偏,车子很难打。

想了想,姜莳叹了口气,抬头看向温炽,“今晚先在我那边凑合一夜,明早送你去学校。”

姜莳说完,不顾温炽的反对上前拉住了他的手朝停车场走去。

将人按坐在了副驾驶上,又替他系好了安全带。

温炽始终无言,不过眼神里可没少厌弃她的多管闲事。

姜莳耸了下肩,无奈的笑意从唇边一掠而过,突然间就想到了什么,“对了,我跟你小舅分手了。以后就不要叫我‘小舅妈’了。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